|  

幼教资讯

政策加持,中国学前教育迈入“新篇”?

【编者按】从2018年8月10日司法部发布《中华人民共和国民办教育促进法实施条例(修订草案)(送审稿)》以来,与学前教育有关的政策文件陆续出台。教育是国之根本,又是准公共物品,这就注定了这个行业不会像其他服务领域一样走高度市场化的路线。

如果说去年教育行业政策调整主要对象是规范线上线下辅导培训行业,那么今年可谓是学前教育制度化建设的元年。通过对政策进行梳理,就会发现,国家对学前教育越来越重视。广义的学前教育服务行业只要紧跟政策,切实做好服务优先,都有发展机会。

本文为投稿作品,经亿欧编辑,供业内人士参考。


如果对我国学前教育行业发展历程进行回顾,2018年11月绝对是一个转折点。

学前教育新政给整个行业带来的恐怕不只是红黄蓝股价大跌这么简单。从后续行业发展来看,我国的学前教育行业正在发生深刻的变革。需要强调的是,这里提到的学前教育,是广义的包括0-6岁儿童的学前教育。

而目前,我国的学前教育正在发生深刻的变化。

需求:人口问题或许没那么严峻

首先我想说的,还是人口问题。这将直接关系到学前教育行业的市场需求。从近些年我国出生人口数量来看,在2016年由于全面二孩政策刺激,我国出生人口出现了快速增长的情况,但是紧接着一路走低。前段时间公布的2018年我国出生人口更是低到了史无前例的1523万,是2011年以来出生人口最低的一年。

我国出生人口

由出生人口得出的历年来我国人口增加情况来看,问题暴露的更加充分。2016年以来,我国每年增加人口已经从809万人减少到了530万人。不得不承认,未来学前教育行业面临很明显的潜在需求下降的问题。

我国近年年末增加人口

学前教育行业一个有趣的现象是,服务体验方和服务付费方并不是同一个人,因此仅仅是看我国人口状况并不能说明问题,关键还是要看父母的消费态度。

关于消费降级问题在拼多多上市时算是一个热门话题。究竟是消费升级还是消费降级,恐怕并不是一个单项选择题。从宏观数据来看,近几年我国人均总支出是在不断增长的,教育文娱方面的支出,更是在2014年之后从占比10.6%增加到了11.21%。因此与实物消费降级不同,教育领域表现出很强的消费升级现象。

我国人民文娱教育支出

具体到个人,有孩子的家长最有发言权。最近身边有孩子准备上幼儿园想换学区房的现象在我身边已经有好几起。王先生是家住天津市滨海新区的国企员工,因为福利待遇还算可以,加上双职工,生活条件相对优越。最近孩子该上幼儿园了,想在市中心教育资源丰富的区域买一套学区房。从他说话的语气中能够感受到那种焦虑和为了孩子教育的破釜沉舟的气势。如果说这只是个例,那么调研中发现那些年花费10万元以上的高端幼儿园已然报不上名的现象更是让人感叹父母的“疯狂”。

所以在我看来,出生人口下降问题至少在短时间内不会对学前教育市场造成太大的影响,相反随着90后已为父母的这一代人对教育更加重视会使学前教育行业更加繁荣。

政策:绕不开的话题

教育是国之根本,又是准公共物品,这就注定了这个行业不会像其他服务领域一样走高度市场化的路线,必须要在政策制度规范约束下有序发展。

从2018年8月10日司法部发布《中华人民共和国民办教育促进法实施条例(修订草案)(送审稿)》以来,与学前教育有关的政策文件陆续出台。

2018年11月15日对于学前教育行业而言,是非比寻常的一天。《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学前教育深化改革规范发展的若干意见》(简称《意见》)的出台,被称为是“学前教育新政”,其影响力之大可见一斑。该文件一开始就指出,“目前学前教育仍是整个教育体系的短板,发展不平衡不充分问题十分突出,‘入园难’、‘入园贵’依然是困扰老百姓的烦心事之一。”整个文件就是围绕如何解决这一问题展开的。广为人知的为了解决“部分民办园过度逐利、幼儿安全问题时有发生”问题而提出的民办园不得上市的规定则是惊天霹雳一般直接影响到了学前教育上市企业的市值。

实际上《意见》只是整个学前教育新政的开始。从时间轴来看,2018年12月就在《意见》发布不久,山东省就出台了《山东省幼儿园办园条件标准》,文件对办园的办园分类、规模要求、设施设备等都进行了详细规定,可谓是第一个响应学前教育新政的地方政策文件。

托育政策

2019年1月22日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开展城镇小区配套幼儿园治理工作的通知》是对《意见》的进一步落实。之后各地区,比如天津市,陆续发布了《意见》的配套落实政策文件,大部分是围绕如何解决入园难问题增加普惠幼儿园学位,达到普惠性幼儿园覆盖率达到80%展开的。

说完幼儿园,之前很少引人关注的托育服务也迈出了新的步伐。先是全国卫生产业企业管理协会标准与认证专业委员会、中卫安(北京)认证中心、北京大学母婴产业升级发展研究课题组共同发起了《全国土托育服务机构认证标准》。之后5月份中国标准化协会托育专业委员会成立,标志着我国托育行业制度建设正式开启。

5月9日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国务院办公厅关于促进3岁以下婴幼儿照护服务发展的指导意见》同样引起了业内人士的关注,文件中对3岁以下婴幼儿照护服务提出了总体要求和主要任务,鼓励支持有条件的幼儿园开设托班,招收2至3岁的幼儿,也就是说幼儿园教育将招生对象年龄范围扩展到了2-6周岁。目前对于举办营利性婴幼儿照护服务的机构要求是所在地县级以上市场监管部门注册登记。虽然条件比较宽松,但是至少这代表着行业逐渐规范起来。可以预料,后续还会有更详细的规则出台。

如果说去年教育行业政策调整主要对象是规范线上线下辅导培训行业,那么今年可谓是学前教育制度化建设的元年。通过对政策进行梳理,就会发现,国家对学前教育越来越重视,并且在努力构建完善的0-6周岁学前教育服务体系。广义的学前教育服务行业只要紧跟政策,切实做好服务优先,都有发展机会。

结语

目前来看,学前教育行业核心依然是幼儿园。从市场需求来看,行业发展前景广阔,只要真心想做教育,就会有发展机会。以后学前教育行业的发展,从母婴到婴幼儿照护再到幼儿园教育,都要按照规范去做,在国家的政策监督之下合法有序的进行。